搜索

全国“处方共享平台”发起,处方外流要这么做!

2018-4-13 18:39| 发布者: 药学助手| 查看: 721| 评论: 0|原作者: 杨昕媛

摘要: “这是由国家层面引导和强力支持的,力度会特别大。”4月9日,微医创始人兼CEO、全国智慧药店联盟理事长廖杰远出现在西湖论坛暨中国医药物资协会连锁药店分会,向在场嘉宾做《未来已来-医方药付协同共享》的演讲并接 ...


“这是由国家层面引导和强力支持的,力度会特别大。”4月9日,微医创始人兼CEO、全国智慧药店联盟理事长廖杰远出现在西湖论坛暨中国医药物资协会连锁药店分会,向在场嘉宾做《未来已来-医方药付协同共享》的演讲并接受采访时这样提到。


廖杰远指的是医院处方外流和2017年8月上线的处方共享平台。今年2月,微医互联网医联体平台中的“云药房”,也即是处方平台升级为全国处方共享平台,这是首个面向全国、服务于全行业的处方共享平台。据悉,该平台由中国卫生信息与健康医疗大数据学会支持发起,微医是平台的技术、运营承建方。


2月2日,该处方共享平台在首届全国健康医疗大数据年会上正式启动,来自国务院参事室、中国卫生信息与健康医疗大数据学会等机构的领导见证了启动。


事实上,自2017年8月上线之后,微医就开始把全国的互联网医联体处方输送到全国部分药店。11月,微医平台在四川连接了首家大型三甲医院(处方),2018年1月,平台在四川和医保完成了全线对接,2018年3月份在黑龙江与56家大型医院启动处方共享平台的连接,前不久宁夏的处方共享平台正式启动。近期,海南也将正式发布该省的处方共享平台。


目前,该处方共享平台每天流出处方超过7万张。廖杰远表示,2018年度预计完成200家大中型医院的连接,日流处方超过50万张。


处方外流真的来了!以此为枢纽,医院、药店、医药工业的既往互动模式也正在发生一个重大重构。


国家认可的医药分开模式


2018年3月,廖杰远参加了一场互联网医疗如何突破医改难点的话题。讨论最终落在3个方向:其一,以家庭为支点解决健康问题;其二,医疗健康大数据的打通;第三,处方共享。


现下,中国在三个力量的推动下正在迅速落地处方外流:第一,医药分开趋势。中国对医药分开的探索经历了3个阶段:药品零加成、药房托管、处方外流。而处方外流在美国实际上已经是一个成熟模式。把所有药品放在阳光下,医院把处方上传到第三方平台,由老百姓自由选择药店。这是破除医生与药品之间利益联系的有效手段。


第二,医保控费手段例如药品零加成、降低药占比等措施,使医院不断承压,医院和医生有动力将处方药开在院外。


第三,国家政策的强力推动。自2007年5月原卫生部颁布《处方管理办法》,规定医院不得限制处方外流以来,处方外流政策就不断出台。2017年5月《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7年重点工作任务》表示“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


据廖杰远介绍,处方外流是目前讨论最多的话题,目前各地的处方共享平台,最大的推动者就是政府本身。而处方共享也是国家认可的医药分开模式。


毫无疑问,互联网医疗可以作为一个技术平台,解决处方共享过程中的数据互动共享问题。而互联网医疗企业将处方共享落地尚有4个维度需要完成:


第一,平台与医院的连接。廖杰远介绍,在这方面,微医已经布局了8年时间,在中国大多数医院部署了1700多套服务器,和医院的各种系统都打过无数交道,从而实现了数据的对接。这是推动处方共享平台的基础工作。廖杰远表示,与医院的连接将不仅限于数据的连接,而是具体到从每一个医生开药的习惯、药物匹配到医保支持。毫无疑问,每一家医院处方外流规模的落地都是巨量的工作。


第二,平台和医保的连接。廖杰远表示,处方共享的难点和最重要环节的就是在线医保,没有医保的衔接,处方共享就是空谈。2018年1月,微医与四川的医保系统完成对接,四川8200万人实现了“在家门口刷医保”。此外,浙江、广东部分地区已经在推进在线医保。2018年,微医还将完成3~5个省的医保系统连接,3年时间使处方信息共享平台成为各地医保局的一项基本服务,使患者可以任意选择医保支付,真正疏通医保门槛。


据了解,新组建的医保局已经将医保列为重点工作,目前各地政府也在推动医保和医联体内医保共享。


第三,处方额度。在这个方面,微医根据国务院医联体政策推进医联体内医保额度共享政策,使大医院和基层医院之间形成区域医保额度共享。


第四,工、商协同。处方共享平台真正规模化运营,需要与工业和商业形成紧密协同。在这方面,微医也已经有了实质性的动作。工业方面,微医将从今年开始培育100个处方共享平台上销售超亿元的单品。商业方面,微医计划在全国优选一万家定点药店,药店的要求是品类齐全、服务优质、拥有系统对接能力。且方圆1.5公里只选1家,实现患者无论是步行还是送上门都能高效实现。


按照廖杰远的规划,在处方共享平台真正大范围落地之后,外界将看到贯穿全科+专科、医保+商保、数据、健康管理、药品和健康消费品、面对面交流协助六个要素,并以健康为中心的终极健康保障形态。


“这才是我所理解的互联网医疗”。廖杰远说。


营销变局?招标变局? 


从工业企业层面分析,处方共享平台把药品供应链压缩到直达医生和病人,减少流通环节,一旦大规模落地额推行,无论是对于医药工业还是医药商业,都将重构企业营销模式。


依靠互联网企业的技术优势,微医从去年开始便涉足患者用药依从性管理,比如某销售额过百亿的产品,过去患者的平均用药时间是2.9个月,通过互联网依从性管理之后,现在提高到了4.7个月。再加上药品直达医生可以大大降低企业营销成本,从而使工业企业的营销效率实现质的飞跃。


从药店层面分析,廖杰远正在规划构建“社区HMO”(健康管理组织,指收取固定预付费用之后,为特定地区主动参保人群提供全面医疗服务的体系),这将给药店带来单店收益的提升。此前,药店的收益主要来自药品差价和药厂返利,升级为“社区HMO”之后,药店收益将变成“家庭健康终端+HMO年费(医+药+保+健康管理)”,按照标准年费的做法,药店一年将增加30万的毛利。


微医也正在为升级的社区HMO构建组织保障。除了处方共享平台得到了中国医疗健康大数据学会的鼎力支持,微医还在构建工业、医保、商业联盟。


而目前,我国的招标模式包括医院招标、医联体招标、药品交易所等模式。而处方共享平台一旦在全国范围内实现,意味着工业企业将把产品入驻此平台,药品集中采购模式会不会被打破?


对此,廖杰远回答道:“一旦医药分开,医是医,药是药,把处方放在公共平台上,集中招标采购将逐步降低直至最终不采购(医保目录药品除外)。”


而此次大部制改革之后,药品招标采购职能归属到了新成立的国家医疗保障局。争论多年的三保合一有了归属,未来,医疗保障局将承担“制定药品和医用耗材招标采购政策并监督实施”、“医疗服务价格和收费标准制定”等工作,购买方和支付方合一。这些也都预示着药品招标、医保支付等改革将深入推进。在此节点上,全国处方共享平台的推出,将在多大程度上搅动药品招标体系的变化,业内都在拭目以待。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触屏版|联系我们|药家网 ( 京ICP备09052107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802026414

GMT+8, 2018-12-13 07:59

灵妙科技-药家网-医药工作者的家园

© 2009-forever yaojia.org

返回顶部